返回
国际
分类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创造新机遇

日期: 2019-10-08 12:15 浏览次数 : 83

新中国成立70年。在过去的70年中,渤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更加宏伟。在过去的70年中,中国从“崛起”到“富裕”和“增强”的革命轨迹清晰可见。该国的交通是新的和繁荣的。除了总结经验外,还必须向前看,了解情况,跟踪趋势并找到位置。每隔70年,新京报就“中国经济70年”开始发表一系列评论,并呼吁经验丰富的经济学家和观察家对过去70年动荡的经济领域进行回顾和思考。是的以及“思考”和“思考”。更好地看待道路,为“思考”和“改变”寻找未来。

经济增长的过程也是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从新中国成立到2012年左右,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从农业到工业的经济结构转变。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从工业向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转变。

经济结构的变化是理解关键经济现象的重要线索。没有工业化,我们就无法理解中国从1980年代到新世纪前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的奇迹。如果不进行从工业到服务业的经济重组,就不可能了解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经济现象。由此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由此带来了巨大的机遇,新的消费,新技术,新业务以及新城市都可以看到结构性变革的力量。

经济结构调整背后的动力机制

从各国的发展经验来看,经济结构调整主要是两大变化,一是经济活动从农业向工业的转移,二是从工业(主要是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移。经济活动。转移。

当前行业和服务之间的区别不是特别令人满意。由于技术的变化,制造和服务之间的界限也变得模糊。从经验角度来看,并非所有服务业在工业化高峰之后都具有快速增长(相对GDP),只有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增长更快。并非所有行业的增长速度都较慢,人力资本密集型制造业的增长速度可能更快。行业和服务之间的区别是由于缺少更好的分类方法并且缺乏对匹配数据的支持。更为合理的区分是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和人力资本密集型。从行业的产业结构向服务业的变化的更准确的表述是从资本密集型向人力资本密集型的​​转变。

经济结构调整背后的动力机制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技术的变化。工业技术进步越快,生产相同数量的工业产品所需的精力和资金投入就越少。随着对工业产品需求的逐步满足,整个社会工业生产所需的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将减少。从统计角度看,增加值份额,就业份额和工业支出下降。

第二个是设置更改。当粮食消费达到饱和时,粮食支出的增长速度将比收入增长的速度慢(恩格尔效应)。满足一般工业产品的需求后,这部分产品的支出增长将慢于收入的增长(制成品领域的一般恩格尔效应)。这将增加在转向满足更美好生活需求的服务和产品上的支出。这些产品和服务并不是为了满足生活的基本需求或日常必需品,而是要改善生活质量。健康,教育,美容,时尚和娱乐是提高生活质量的主要内容。从统计的角度来看,这些升级反映在服务业的增加值份额,就业份额和支出份额上。

第三是生产服务业的突破。这实际上是工业部门转型和改善的体现。正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200多年前提出的那样,提高效率的主要方法是分工和专业化。工业部门效率的进一步提高取决于进一步的分工和专业化。最重要的内容是与传统工业部门分开的研发,创新,管理,咨询,仓储,销售和其他服务部门的增加,从而形成了更加专业和高效的服务。传统制造效率的提高主要归因于这种深层的分工和专业化。

开放大城市增加多样性

自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开始了从产业到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经济重组。从经济结构转型的拐点来看,经济文献中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和一系列一般指标体系。仅判断一个指标。根据国际经验,当购买力平价下的人均收入水平超过8,000美元时,当工业部门的名义增加值达到35%以上的峰值时,收入水平继续下降。当工业部门的实际增加值份额停止增加时,工业部门的就业份额继续下降,整个社会的工业消费份额继续下降,集约化服务业的份额继续上升,所有这些条件都建立了,经济被视为进入该行业的入口。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经济重组。

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变化完全满足上述条件。根据其他高收入国家的经验,从中国产业向服务业的经济转型是非常标准的做法,没有进展或拖延。下面介绍经济结构转变中的一些重要现象。

首先是从制造到服务消费的升级。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城市家庭消费支出发生了破坏性的结构变化。从2005年到2012年,家用设备供应和服务(主要是消费电子产品),运输和通讯以及服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高于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食品支出的增长率非常接近所有消费支出的平均增长率。在教育,文化,娱乐服务,住房和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落后于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从2013年到2018年,医疗费用的增长率从上一阶段上升到了第一阶段。运输和通讯费用仅增长第二,而教育,文化和娱乐服务从第三增加到第三。第三,住房费用,其次是家庭用品和服务费用。这高于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并且是消费者支出食品和衣物增长的最低点。

第二,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兴起。需求方倾向于使用人力资本密集型产品和服务,而供应方将做出回应。有照片。图中的纵轴是工业资本的强度。具体衡量标准是该行业中具有全部学历或更高学历的就业百分比。横轴是该行业增加值的平均增长率。 2012年至2016年之间发展最快的行业是更密集的人力资本行业。人力资本强度与行业增加值的增长率具有非常强的正相关关系。这种现象与2012年之前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快速发展形成鲜明对比。

第三,大城市的胜利。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过渡,人口不断涌向城市。与以前不同,人口倾向于流入大城市。在2012年至2017年之间,城市越大,人流就会越多。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城市的永久人口增长基本上与所在城市的永久人口增长相同。排名分别为0.62%和0.63%。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中城市永久人口的增长率高于该城市所在州的增长率。永久居民增长率分别为0.79%和0.62%。人口超过一千万的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长率远高于所在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长率,分别为1.21%和0.63%。

在大城市里工作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改善消费还是增加人力资本以增加收入。大城市拥有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以造福知识的创造和传播,并有助于形成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开放的大都市意味着多样性的增加。这些多样性不仅包括更多的知识和信息,而且还鼓励和希望获得学习和创新的原始动力。人与人之间相互学习的潜力很大,更好的是,许多知识和信息是免费的。开放的大都市意味着更大的市场规模,应对更专业化和专业化的劳动分工,提高效率,培养新学生,培养新业务和产品,当然还有新知识包括在内。

创建适合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的环境

经济结构的变化反映在各个方面。大公司的市场份额正在上升,一些小公司面临困难。大城市在消费升级和人力资本积累方面的优势更加明显。

如何应对这些挑战?过去,政府和公司为经济发展进行合作。这种增长足以解决许多挑战。今天,政府应该做的是如何补偿那些被市场竞争打败的城市,公司和工人。如果增量不够大,则需要进一步调整结构。政府必须为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创造合适的环境,在政府与市场之间划清界限,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在增量空间不够大的当今环境中,这一点尤为重要。政府希望向所有人开放这座城市。人口流入给城市带来挑战。我们需要找到改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住房的数量和质量的方法,而不是为新消费者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关闭大门。

张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金融四十论坛高级研究员)